Tag标签
  • 传统
  • 图文
  • 卡片
全部文章

家有老物件:母亲的珐琅脸盆(图)

搪瓷

  前日,我帮母亲清理杂物,母亲的杂物真多。用得着用不着的过时的新式的,一应俱全。哪些要哪些不要,当然得母亲说了算。当收购废品的大叔敲门进屋时,他只扫一眼就立马两眼发亮:“靓女,这搪瓷脸盆多少钱?”

  我说:“你开个价。”他伸出3个指头。我说:“才值3块啊!”他说:“100倍。”我暗吓一跳,300元?但还是不露声色,装作不愿意卖。坐沙发上正看电视的母亲发话了:“多少钱也不卖。”大叔表示愿意加价,母亲发火了:“其他的白送你。这脸盆不卖。”

  对于这个搪瓷脸盆(如图),我还是有些印象的。上世纪70年代末,全家曾住在南方一个小镇上。那时候我家住在父亲分的职工宿舍。没有洗手间,每天早晚家家都端一个图案各异的脸盆,放进牙刷牙膏毛巾等个人清洁工具,在公共的水龙头排长长的队,接水洗漱。

  尽管这样,我还是对于母亲的旧物情怀感觉不可理喻。印着女工的搪瓷脸盆已经锈迹斑斑。甚至还有一个被补过的小洞。这脸盆已经很多年没用了。在我的意识中,没用的旧物都是废物。

  母亲说我嗷嗷待哺时,她晚上劳动归来总是端来一盆温水,笑眯眯地对我说,囡囡来洗白白了。然后先洗脸后洗脚。最后母亲抱起我到床上给我讲故事,我听着听着就沉沉睡去。

  母亲又告诉我,这脸盆还装过肉和饺子。在我小时候,每逢春节,都会用这个脸盆搓粉做饺子,而后,再盛一大盆肉全家十多口人一起吃。

  母亲回忆往事的时候,甜蜜而沉醉。我却忍不住皱皱眉头。母亲一声叹息:“囡囡啊,你小的时候已经能经常吃上肉了,但60年代大饥荒,能有一顿肉吃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啊。还有谁在意这曾是一个用来洗脚的盆儿呢。”

  我有些惭愧。甜水长大的我无法体会母亲的这种深刻情感。脸盆被母亲当宝物一样收藏起来了。有些物件没法用价钱衡量。母亲的脸盆盛着个人甚至一代人生活的痕迹。即使再艰难的日子再回首也是最美的回忆。不忘初心方得始终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站文章于2019-11-22 16:48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家有老物件:母亲的珐琅脸盆(图) 搪瓷